当前位置:首页 > 杂谈随笔 > 忆里一抹常青色,那是我的青春岁月

忆里一抹常青色,那是我的青春岁月

微赚会2022年09月13日 21:31:23725

红与绿的霓光交替着闪烁,车水马龙,汽车的鸣笛与鸟儿的哼唱混杂在四月清晨的晨曦里,共织起一场若有若无的雾。

等红绿灯的间隙里透过阳光望向那一捧绿色的云,浓绿而常青的叶伸展着够向远方,和着阳光与雨露一同铺出我一路的回忆与念想。

曾经懵懂的我东张西望踱步至这个十字交叉路口,那时我伸出手像是要永永远远地记下这苍翠的叶、蜿蜒的枝;

历经风吹雨打时光蹉跎的粗糙,记录着不知何人的曾经、久远古朴的年代,亦或者遥远的、却又仿佛触手可及的未来。

图怪兽_ab53611223140531511b24b2cbac5ec0_69247.jpg

在风过树叶跌落的舞曲里,在斑驳几乎破碎的光影下,年少记忆里一抹鲜活而欢快的常青猛然破壳而出,歌着颂着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。

某个情绪低落的夕阳里,日光朦胧,我咪起眼看那棉花糖似的垛叠着的翠绿,是刚抽的新芽,是一如既往的茂盛与心安。

恍惚同这引路的一抹常青在逐渐隐匿的光线里轻微地晃了晃,引着我脆弱而孤独的灵魂往一条充斥着炙热烈阳的温暖路上走去,熟悉又陌生。

那是我的家乡,我无数次在梦里回去的地方。在那个囊括了我大半童年的地方,门前不远处也是这般葱茏的树冠,这般新生的枝桠。

我不明所以地、像曾经那样爬上它租壮的树干,在一撮一撮蜿蜒下垂的气根里、郁郁葱葱的叶里,顺着声音用目光寻找着。

因为即使每一滴酒回不到最初的葡萄,时光的流逝不允许我永远年少,可我知道跌落的树叶会回到大地,残败的树枝会重新发芽,头顶的伞也绝不会缺席,万物总会归位,就像它们从未离去。陶潜说“归去来兮”,古代士人也说“衣锦还乡”,归处,即是吾乡。

我回望这颗榕树,不由得感慨这一抹常青竟是穿透了我的年少轻狂,我的青春岁月。

我在过去与如今的行色匆匆中交付了我的青春,瞧着似水的流年,无奈地卸下了出发时剑指苍穹的少年意气,可我眼前的那一抹常青,带着我穿过时间的长河,回到最初的那一棵芽、那一片叶,带着我审视我最开始的初心,带着我的过去与部分的如今,展望我五彩斑斓的未来。

那一抹常青,唤醒我未凉的热血,使我重新拾起我的鲜衣怒马、勇气与承诺,踏上新的征程,向着未知的远方。

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微赚会博客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weizhuanhui.cn/5287.html

分享给朋友:

相关文章

迎接我们的“柳暗花明”,实现我们的“绝处逢生”!

迎接我们的“柳暗花明”,实现我们的“绝处逢生”!

“逆境中成长,把曲折都收藏,因为心之所向,所以身之所往。”夜色难免黑凉,前行必有曙光。我曾在偶然间读过一句话:梦想,可以天花乱坠;理想,是我们一步一个脚印踩出来的坎坷道路。似乎从很久之前,人们提到理想的下一秒都会轻易地被突然出现在脑海中的那...

一个人做项目,最怕的就是不聚焦

一个人做项目,最怕的就是不聚焦

做互联网时间久了,信息渠道多了,项目都是一茬接着一茬;很多人比较痴迷于追所谓“热门”项目只是认为,入场的早就能吃一波项目红利!然而并没有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,自己的擅长点、资源,究竟跟“热门项目”契合与否。热门项目,热度很高,以至于浮躁的连自...

父亲节,岁月深处的无声英雄

父亲节,岁月深处的无声英雄

父亲是怎样的一种存在?人们用尽词藻描摹这个身份,发现它总是带有沉重的语境。有人说父亲是延绵不绝的山脉,沉默的沙砾呵护着最温柔的情怀;有人说父亲是洁白似翼的流云,苍穹上二十五万千克的轻盈;有人说父亲是浩浩汤汤的江海,汹涌澎湃着是少年成熟的血脉...

参考对手,提高自己

参考对手,提高自己

很多初入网络的朋友可能开始都会有一个疑惑:不知道该如何去学习,提高自己的水平。我想说的是,先把一些最基本的网络问题搞清楚,就拿目前实操的自媒体来说最好的方式就是参考对手。把一些爆文的标题,布局,段落,以及素材的选取、发布时间等等进行提取和汇...

春来江水绿如蓝,能不忆江南

春来江水绿如蓝,能不忆江南

江南是一个如画般很美的地方,是八月初洞庭湖上的氤氲水汽飘起;是蜻蜓点水后的匆匆逃离,是柳叶垂堤,知了躲闪不及有戏水的鸳鸯,结伴的天鹅,也有捉蝴蝶的猫,与栖息的雀鸟。小时候常听老一辈人说:“江南好啊,好啊……” 至于好在哪里,却又道...

何须抱怨生活,毕竟你还拥有生活

何须抱怨生活,毕竟你还拥有生活

每天清晨,从舒适的床上睁开双眼,一种新鲜愉悦感充斥在心间——我的身体有着可触摸到的温度,我的呼吸匀速着一起一伏,我的生命,还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。  我可以自主地控制自己的身躯,去看,去听,去感受这世界。何须去追求刺激与探...

发表评论

访客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。